34集古装剧《新醉打金枝》剧情


主演:张家辉–饰郭 暧 蔡 琳–饰升 平 蒙嘉慧–饰欧阳英 刘庭羽–饰洛 霞
第一集
  唐代宗的掌上明珠升平公主刁蛮任性,天性好动,醉心于击鞠,对当时岭南队的击鞠名手陈少棠大为倾慕。正值一年一度的击鞠大赛,为睹偶像风采,升平以避暑为名,与侍女剑眉偷溜出宫去。在胜业坊,升平巧遇汾阳王郭子仪六子郭暧,二人因为各自支持的球队不同而当街击鞠,升平巧胜郭暧,二人因此结下梁子。代宗的皇叔晋王和汾阳王郭子仪一向不合。郭家军与岭南队的决赛前夕,晋王有意挑衅,与郭子仪立下赌约,若郭家军败北就要关闭尚武堂,反之晋王就要吃下两筐菠萝。决赛前一天,升平去营地想看看陈少棠,意外地发现一个黑衣人,追赶中又碰上郭暧,郭暧误会升平来营地搞破坏,两人在争执中双双滚下山崖。
  第二集
  郭家军和岭南队的决赛开始,郭子仪老当益壮,陈少棠技术精湛,双方斗得相当激烈,比分交替上升。郭子仪的鞠杆竟突然断裂,郭暧说有人在郭家军的鞠杆上做了手脚,郭子仪却自叹技不如人,甘愿认输。朝廷颁奖之际,因陈少棠手臂上有文身,郭暧指出他并非岭南人,违反比赛规则,因此要取消资格。郭家军的冠军失而复得,郭暧自以为功不可没,郭子仪却认为胜之不武,升平更对郭暧恨之入骨。陈少棠独自留在长安,一直追着郭暧求他帮自己查明身份,找到亲人。
  第三集
  晋王想借击鞠打击郭子仪的阴谋失败,又想借汾阳王挑选世子的机会,令郭家兄弟相争。郭子仪喜爱陈少棠,让他入住汾阳府,郭暧指引他去盘古山找线索。升平得知少棠在汾阳府,令侍女星目假扮自己留在宫中掩人耳目,自己再次出宫,假扮书童混入汾阳王府,却被郭暧识破。升平偶然得知:郭暧与群芳阁的洛霞相互爱恋,只因怕遭郭子仪反对,一直不敢公开见面。升平以此要挟郭暧,要他说出陈少棠的下落。
  第四集
  群芳阁传来为洛霞招婿的消息,为帮洛霞赎身,郭暧以陈少棠下落为交换条件,从升平那骗来银两。但错把盘谷山说成了磨盘山,升平以为郭暧故意捉弄,决定找机会报复一下。世子选拔,以越野赛形式展开。比赛途中,晋王设置了迷障,陷阱,毒蜂。郭暧无心恋战,只想早点赶回群芳阁。无奈升平一直紧随身边,丝毫不给他偷溜的机会。七转八弯,郭暧居然与二哥郭旰同时抵达终点。皇上决定以象棋决出胜负,郭暧想着洛霞,心急如焚,胡乱走了一通,认输就跑。赶到群芳阁,郭暧本以为一切顺利,不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升平故意捣乱,逼得郭暧以高价换来与洛霞百日的相处时间。郭暧对洛霞山盟海誓,定要明媒正娶,不负洛霞。
  第五集
  郭暧不求名利,对爱执着的行为令升平深有感触,不料东窗事发,郭子仪发现了此事,大发雷霆,要郭暧写绝情书,断绝与洛霞的关系,否则断绝父子关系。郭暧执意不肯,他决定跪请三天三夜,以示决心,希望郭子仪能成全他与洛霞。郭旰成为世子,得意忘形,去群芳阁找相好的,被廖氏发现追到群芳阁,郭旰情急之下跳窗而逃,不料摔伤了双腿。晋王得知此事,即刻派人大肆宣扬,弄得满朝文武都对此事议论纷纷,皇上亲自过问,郭子仪表示会再从其他儿子中重新选择世子。不料意外接连发生,郭家长子郭曜突发失心疯,三子郭晞吐血病重,四子郭睽意外坠马,五子郭晤落水失踪,郭家七子只剩下郭暧和年龄尚小的郭曙。郭子仪无奈,决定选郭暧为世子。
  第六集
  郭暧得知此决定,不喜反悲,死活不肯接受世子之位。因为做了世子,要想和洛霞双宿双飞就更难比登天了。升平为他真情所感,助他偷会洛霞,郭暧对其看法也有所改观。宫中宝贵妃一向与升平不合,她查到升平偷溜出宫的证据,打算在皇帝面前告她一状。祥公公和剑眉及时通知升平,赶回宫中。得知宝贵妃身怀龙钟,更得皇上宠幸,升平气不打一处来。陈少棠寻亲未果,返回汾阳府,郭子仪决定收陈少棠入郭家军,并给郭暧下达成为世子的第一项任务:帮陈少棠解开身世之谜。郭子仪和郭暧从陈少棠的梦话中发现他是山东人,欣喜不已。郭暧与陈少棠出发寻亲,在山东境内,被地方恶霸赵霸天无故围困,硬把陈少棠叫做“秦云”,要将他当众斩杀。
  第七集
  陈少棠与郭暧偷跑出来,遇到真的秦云,惊讶地发现两人长得居然一模一样。回到秦云的家,见到秦母才得知,陈少棠正是秦云的孪生兄弟,名叫秦风,先祖是开国名将秦琼。骨肉相认,少棠用回秦风的名字,决定与郭暧回长安参加郭家军,报效国家。郭子仪得知秦风身世,老怀宽慰,让郭暧与秦风一起加入尚武堂进行训练,郭暧也被秦风的豪情所感动,决心加倍努力,出人头地,好让父亲成全自己与洛霞。尚武堂开堂在即,到达集合处,郭暧发现同期参加的还有晋王之子李修文和他的随从青龙,更在首次开设的女兵营中发现了升平和剑眉。原来升平为见秦风,求皇上开设女兵营,自己才能加入尚武堂,此事只有教官马如龙和郭子仪知道。但郭暧却开始怀疑升平的真实身份。
  第八集
  升平想和秦风表白,见到秦风却总是紧张地要命,加上有郭暧这个对头从中捣乱,一直心愿难了。秦风意外发现修文靠食用大力丸,才维持超常的体力,修文极力恳求,讲出为了达到晋王的严格要求,只好靠这个应付。郭暧感觉修文与自己同命相连,都被父亲的面子压迫着,修文在两人的鼓励下,决心放弃大力丸。秦风在尚武堂格外努力,次次考试都名列榜首,而郭暧体质较弱,每次都名列榜末。郭子仪决定亲自监督郭暧进行各种特训,以加强他的体能。郭暧死咬牙关坚持下来,一心只为能再见到洛霞。郭子仪怒其不争,将他关入思过堂,面壁悔过。而洛霞在外苦等郭暧,可惜音讯全无。尚武堂省亲日,皇上化妆前来探望升平,被秦风误当作坏人要拉去报官,幸好升平及时拦下,巧言瞒了过去。这令秦风对升平的身份也起了疑心。求她去救郭暧出来。
  第九集
  郭子仪为让郭暧死心,前去找洛霞写绝情书,洛霞坚信郭暧誓言,幸升平及时出现,才为洛霞解了围。郭子仪碍于公主的面子,只好暂时作罢。答应举行一次长跑比赛,给郭暧一次机会,只要他获胜就可解除禁锢。郭子仪更将自己多年积累的行军手记交给郭暧,希望他从中学到些经验。升平帮郭暧一起研究行军手记,总结出一套长跑秘诀,本想送给秦风,不料他认为这是作弊,他的正值更令升平心仪。青龙为帮修文取得名次,暗中给秦风下药,不想被郭暧误食了。比赛途中,郭暧突然晕倒,幸好升平根据行军手记中的窍门,及时叫醒郭暧,郭暧也凭着自己的能力取得了第二名,众人欢喜,郭子仪更是暗自高兴。
  第十集
  郭暧和秦风查出是青龙下的药,好好教训了他一番。长安城新出现了一家英雄店,店主欧阳英专门为人排忧解难,特别是帮妇女对付负心汉。秦风在路上正巧遇到欧阳英,在追打一个小偷,并要砍下他的手以示惩戒。秦风怒其残忍,将她告上府衙,在升平的一番巧言相辩后,欧阳英被关了一天牢狱。尚武堂集训之日,欧阳英突然闯入,示言尚武堂弟子中有负心汉,扬言三日之内不交出负心汉,就要让尚武堂鸡犬不宁。此时秦风收到母亲来信,说他有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妻范瑶,希望他能找到她并与其完婚。秦风一时以为欧阳英说的负心汉就是自己,准备亲自请罪。另一边升平得知秦风已有婚约,黯然神伤,独自回宫。欧阳英再次来到尚武堂要人,根据依据终查出真正的负心汉,秦风才松了一口气,经过这件事,对欧阳英的人品也有了改观。他拜托欧阳英帮自己寻找未婚妻范瑶。
第十一集
  晋王命令青龙再对尚武堂进行破坏。深夜,青龙放火欲烧毁郭子仪的藏书阁。幸秦风和郭暧及时发现,捉住了青龙,也救出了误入藏书阁的修文。受伤后的修文得到郭暧和秦风的照顾,感情渐深,三人结义成为生死兄弟。宝贵妃为求生子,偷出宫外到大佛寺祈福,不料遭山贼绑架挟持,尾随宝贵妃的升平发现后,立刻通知了秦风三人。当下郭暧与秦风, 升平留下监视,修文回去找救兵。修文请晋王派兵,晋王却假意应承,他想借此事打击郭子仪,修文又赶往尚武堂,可是郭子仪已带所有学员出外寻找宝贵妃。无奈下,修文回到山里,点起烟雾做信号,又一路留下标记,赶回匪窝。
  第十二集
  郭暧等人救人不成反被山贼围困,修文单身到来与兄弟共同抗贼。正在危急关头,郭子仪带领尚武堂弟子沿修文留下的标记赶到,剿灭了山贼,救出了宝贵妃。皇上对郭子仪大加褒奖,更对郭暧,秦风,修文各加奖励,并派给尚武堂接收各节度使进贡礼物的任务。众人欣喜。此次事件令郭子仪老怀欣慰,郭暧趁机向郭子仪请求自己与洛霞之事,在众兄弟的支持下,郭子仪被其执着的真情所感动,点头答应。郭暧欣喜万分,立刻去告诉洛霞,答应从尚武堂毕业后就迎娶她过门。另一边欧阳英到来,告知秦风已找到未婚妻范瑶,秦风高兴地告诉升平,升平伤心不已。秦风叫上郭暧和修文,陪他一起去见范瑶,没想到范瑶竟然是个相貌丑陋好吃懒做的肥婆,秦风重守承诺,答应娶她。被郭暧修文死拽活拖拉走了。
  第十三集
  郭暧决定为秦风与升平牵线搭桥,让升平大胆向秦风表白。升平鼓足勇气,向秦风说出心里的话,但秦风以婚约为由,拒绝了升平。升平伤心地找到郭暧,郭暧任由她打自己以发泄心中的怨气。陪着她喝酒消愁,升平酒后说出自己的公主身份,令郭暧大吃一惊。可那边欧阳英却警告范瑶不要忘记事先的约定,见好就收,不许缠着秦风,原来这个范瑶只是欧阳英找来的冒牌货。欧阳英后悔自己好心办了坏事。修文受伤,秦风请欧阳英帮忙医治,药到病除,修文对欧阳英心生暗恋。郭子仪带马如龙护送贡品回京,路遇埋伏,虽成功退敌,但发现不知何时进贡的银两变成了石头,郭子仪决定一边暂压消息,暗中询查,一边筹集银两以备冲抵,但汾阳府一向清贫,现在更是捉襟见肘。
  第十四集
  晋王催皇上让郭子仪清点贡品,在皇上的逼问下,郭子仪只好将贡品遇劫之事告知皇上。皇上并无怪罪,只要他尽快破获此案,郭子仪如释重负。毕业典礼前晚,升平偷回尚武堂,想再看看秦风等人,却撞见马如龙深夜出巡只好作罢。毕业典礼上,战鼓中竟被发现藏有银两,而且正是进贡的贡品,皇上龙颜大怒,责郭子仪监守自盗,满门抄斩。一夜之间,汾阳王一门上下尽入天牢。升平向皇上求情,皇上答应以十日为限。升平与秦风修文欧阳英一起从各方着手,追查真凶,可是毫无收获。限期将近,秦风与欧阳英冒死劫狱,可是郭子仪已清白为先,不肯出牢。
  第十五集
  升平突然想起那晚遇见的马如龙,询查之下,发现马如龙已失踪,众人将疑点集中在他的身上。行刑之际,升平仍然向皇上陈述郭家功绩,足以抵过,但晋王却一直提醒皇上君无戏言。突传城外百姓跪送郭子仪,皇上感到民心难违,加上升平发现马如龙这个疑点,终决定缓刑改判郭家看守太庙皇陵,直至查明真相。此时马如龙正躲在晋王府,原贡品被盗是晋王逼使马如龙所为。晋王见事有败露,便要杀人灭口,马如龙拼力逃脱。郭家离开长安之际,众人前来送行,洛霞却被关在群芳阁,与郭暧难以话别。郭暧无奈离开,秦风与欧阳英修文发誓一定找到马如龙,为郭家翻案。
  第十六集
  郭家举家搬到皇陵,条件艰苦,但在郭暧的激励下郭子仪决定老骥伏枥,等待平冤再起之日。晋王开设崇文堂,还想将郭家的尚武堂也一并接手。去掉了眼中钉,还落井下石,对郭家百般刁难,令其在一月之内,凭己之力,将皇陵太庙所有佛像重新贴金。在郭暧的鼓舞下,郭家上下重新振作,齐心协力,自力更生。宫中宝贵妃难产,升平故意骂她终于刺激宝贵妃顺利分娩,可惜事与愿违产下一个公主,升平高兴不已,随兴给妹妹取了个“升凸”的名字,弄得宝贵妃哭笑不得。秦风,欧阳英,李修文三人来到马如龙的家乡,遇到当地百姓的百般阻挠,经过再三询查,才发现马如龙身负重伤,避祸养伤。欧阳英决定竭尽所能救治马如龙。
  第十七集
  升平因秦风之事一直在宫中郁郁寡欢,独自研读经书,这可让皇上给担心坏了。而宝贵妃乘机建议皇上为升平招婿,好早点让升平远嫁他乡。皇上打算利用祭祖的时机,从各地方节度使的世子中挑选驸马。皇陵祭祖,皇上对太庙的维修工作大加赞赏,有心从轻发落郭子仪,却被晋王百般阻挠,只好暂时作罢。升平见到郭暧非常高兴,带去胜业坊众多朋友的礼物和慰问,也带去洛霞的一封书信。郭暧满怀喜悦地展开信,却意外地发现竟是洛霞亲笔写下的绝情信,郭暧不信洛霞如此绝情,升平帮郭暧偷出皇陵去见洛霞,当面问个明白。另一边,在欧阳英等人尽力医治马如龙的在这段时间里,秦风欧阳英日渐投契,修文对欧阳英的爱恋也日渐加深,三人因为不同的心结,都隐藏着自己的感情。
  第十八集
  五百里加急,日夜兼程,郭暧终于赶到长安,迎来的却是洛霞远嫁洛阳的离别场面,郭暧强忍痛楚,幸有升平开解,两人笑谈人生。皇上擅自瞒着升平选了四位世子,想借春游的时机让升平挑选。剑眉偷偷告诉升平皇上的计划,升平决定找郭暧来帮自己度过这一难关。郭暧假扮公公陪着升平,利用各世子展示才能的机会,好好地戏弄了他们一番,让各世子出尽了洋相。皇上怒斥升平不懂规矩,郭暧大胆进言为升平争取婚姻的自由,令升平大为动容,不知不觉中,郭暧在升平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修文向欧阳英表白,但欧阳英声称自己已有暗恋之人,当她真要说出这个人的名字时,秦风突然跑来,说马如龙醒了!
  第十九集
  深夜,皇上亲赴太庙,为升平祈福求取红鸾星,正巧郭暧守夜经过,被皇上爱女之心所感动,答应皇上一定帮升平找一个可托付终生的如意郎君。偶然间,郭暧遇到湘江世子李权,此人风度翩翩,为人正直,经多番考察,得知李权对公主也是爱慕已久,郭暧认定他是驸马的不二人选,极力向升平推荐,安排两人见面。可升平此时心中已偏向郭暧,多次向郭暧暗示,怎奈郭暧丝毫没想到这一点,升平懊恼他不懂自己的心。一气之下,决定选李权为驸马。而马如龙醒后,在秦风的痛斥下,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万分悔恨,说出了幕后主使者是晋王。修文大为震惊,独自返回晋王府查证,在晋王的书房中找到了马如龙所说的证据,不知所措。秦风决定立刻返回长安,怎奈马如龙有伤在身,举步为艰。
  第二十集
  李权自幼多病,但因儿时与公主的一面之缘至今爱慕升平,得此良缘,欣喜万分。皇上等众皇亲国戚也都对李权的为人相当满意,择日宣布公主大婚的消息,并对郭暧这个媒人大加褒奖,然而,郭暧非但没有高兴,反有种莫名的失落。同样失落还有对月兴叹的升平。晋王得知修文发现了自己的秘密,将其禁锢,并派人沿路埋伏截杀马如龙。秦风与欧阳英途中共经风险,情意剧增,可惜秦风因婚约而不敢放怀,只叹天意弄人。郭暧意外发现李权身患绝症,担心升平守寡丢了一生的幸福,拼死赶回长安,及时阻止婚事,升平大喜。李权心病复发,皇上要责其欺君之罪,郭暧以其情难自控为由求皇上开恩。皇上应允,并允许郭家返回长安。
  第二十一集
  秦风等人在回长安城途中遭到晋王的堵截,力拼突围,欧阳英为救秦风,独自引开伏兵,闯入箭阵,受伤被俘。升平探望李权,答应陪他度过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李权坦言升平最爱的其实是郭暧,升平自比落花,感叹不已。李权病情日渐严重,临终前,劝升平要把握机会,抓住自己的幸福。升平对失去李权这个知心朋友伤心不已。郭家在回城途中,遇
到脱险的秦风和马如龙,略施小计骗过晋王的搜查,将两人带入长安城。等晋王发现为时已晚。便胁迫欧阳英以交换马如龙,可在交换当场,又被郭子仪等人施计将二人顺利救走。
  第二十二集
  郭子仪等人带马如龙上殿,向皇上讲明贡品失劫的真相,皇上大怒,亲率郭子仪捉拿晋王。晋王自绑见驾,深切悔恨,并自尽以示悔意,众人大惊。晋王被救治,郭子仪为其求情,皇上念晋王昔日之功,诚心悔过,赐他大业寺潜心修佛;马如龙发配充军;修文则被贬为庶民。郭子仪官复原职,秦风受封刑部侍郎,郭暧得到任意出入皇宫的金牌。众人皆大欢喜。秦风为范瑶之事苦恼,郭暧劝他不要再错失良缘,秦风决定向范瑶说明,但发现范瑶已离开,秦风大胆向欧阳英表白,要与她共度一生。升平一直伤心李权的死,皇上密令郭暧想办法让公主开心。
  第二十三集
  被贬的修文意志消沉,欧阳英激励他重新开始,有了欧阳英的鼓励,修文重拾信心,决定苦读诗书,考取功名。郭暧每天带着升平到处玩乐,升平和郭暧在一起,忘记了所有的不快,对郭暧的情意日渐浓厚。秦风等人也看出升平的心意,但郭暧认为公主金枝玉叶,怎会看上自己,只当戏言一笑了之。皇上也早已看出女儿心意,打算招郭暧为驸马,升平暗喜,但打算先试探一下郭暧,正巧郭暧也正为秦风等人的话想试探升平,一搭一和,升平误以为郭暧也喜欢自己,欣喜地回宫让父皇赐婚。
  第二十四集
  皇上赐婚,众人大喜,只有郭暧独自苦恼,因为他在升平在一起没有心动的感觉,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喜欢升平。当看到李权留给他的遗书后,郭暧明白了,他与升平是一种细水长流的情意,他终于感觉到和升平在一起时那种心动的喜悦。大业寺里,清修的晋王暗地显露出险恶的野心,原来当日的悔过只为保全性命,伺机东山再起。初到刑部的秦风,从审看悬案案例开始,他在案卷中发现范瑶的父亲竟犯下施毒杀人的罪行,满门抄斩,而范瑶则是朝廷悬赏的在逃钦犯。一时秦风陷入情义两难,欧阳英得知此事却显得心事重重。而远嫁洛阳周王府的洛霞得知郭暧升平大婚之事,心绪大乱,舞剑时失手错伤了周王爷,被困坚牢。
  第二十五集
  早朝上,郭子仪为国事事无巨细,弄得皇上心情烦躁,认为郭子仪父凭子贵,气焰嚣张,决定好好整治他一下,出口怨气。大喜之日,郭暧率尚武堂众兄弟入宫接亲,哪知皇上设下重重关卡,又是八大金刚看门阵,又是十一万两吉利钱,好不容易娶妻拜堂,皇上又拿君臣之礼为难了一番,还吵着闹洞房,郭暧升平只好演了一出“河东狮吼”,才算让皇上尽兴而归。郭暧和升平经历各种风雨,斗气怨家终于结为恩爱夫妻。一波刚平一波又起,欧阳英突然无故出走,急得秦风到处寻找,却找到了范瑶,逼问之下,才惊悉欧阳英才是真正的范瑶,也就是秦风的未婚妻,更是朝廷的钦犯。原来欧阳英怕自己的钦犯身份,阻挠秦风的大好前程,才不辞而别。众人知道原委,开始秘密寻找欧阳英的下落。
  第二十六集
  冒死逃脱的洛霞在森林中迷路晕倒,碰巧被晋王所救,得知她与郭暧有莫大关系,决定暂为收养,以备将来不时之需。修文不慎将欧阳英之事告诉了晋王,晋王抓住机会命魏道德弹劾秦风徇私。秦风终于找到欧阳英,并说他发现了案情的疑点,要为其父翻案。正当他们发现线索时,魏道德带人将秦风与欧阳英缉拿收监。皇上亲审,秦风提出疑点,请求查明真相,郭暧以人头担保,皇上终答应给他们一月时间,调查此案。秦风欧阳英即刻出发。郭子仪将汾阳王府和尚武堂的一切事务都正式交由郭暧负责,查看帐簿后,郭暧和升平才发现汾阳王府财政入不敷出,升平突发奇想,通过拍卖自己的服饰和参观驸马府创收,并合理地开源节流,使财政情况日趋回转,郭暧大夸自己娶了贤妻。
  第二十七集
  秦风欧阳英来到案发地采石镇,想从当年被害人的骸骨中寻找线索,却被镇上百姓当成盗墓贼,虽秦风证明自己为查案而来,但百姓已成见太深,极不配合。查案毫无进展。正当两人打算放弃之时,原来药店的陈老板,病重返乡,弥留之际,当众说出当年真相,原来是他慌忙取药时错取曼陀罗才酿成悲剧。
  郭暧在街上巧遇洛霞,看到洛霞窘迫的现状,感慨万千。出于朋友的立场,他想帮助洛霞但又不敢告诉升平,就私自拿了升平辛苦赚来的钱为洛霞买了房子。洛霞假装可怜,却原来受晋王挑衅,要从升平手中夺回郭暧。升平要郭暧拿钱出来犒赏尚武堂的弟子,郭暧到处筹钱,多亏修文当了传家玉佩才解了他燃眉之急。洛霞约见郭暧,郭暧向升平谎称母亲摔伤前去看望,竟发现洛霞患了咳血病。
  第二十八集
  升平发现郭暧近来言行举止越来越反常,询问修文,修文怕她胡思乱想,就说出郭暧帮助洛霞之事。升平和剑眉跟踪洛霞,竟看到洛霞投怀送抱,希望和郭暧重续旧情,郭暧严辞心中只有升平。升平生气郭暧瞒着自己私会情人,更恼火他将自己辛苦赚来的钱给了洛霞。气急回宫。郭暧几次进宫都被拦在门外。
  秦风欧阳英回到长安,郭暧要秦风趁回宫复命带自己进宫,以便向升平道歉。皇上对秦风的办案大加赞赏,并御赐他与欧阳英择日成婚。更命郭暧要在三天之内,令升平破涕为笑。郭暧向升平道歉,但令升平懊恼的是郭暧始终没有认识到自己错在哪里,只是敷衍了事。幸欧阳英指点迷津,郭暧才恍然大悟。
  第二十九集
  欧阳英进宫邀请升平参加婚礼。升平赴会途中,郭暧花尽心思,当众道歉,终于得到升平的原谅,两人感情更加深厚。秦风欧阳英大婚,众人欢喜,唯有修文独自默默忍受失落。洛霞再次约会郭暧,郭暧带升平一起赴约,升平也被洛霞的楚楚可怜所蒙蔽,答应让她留在长安。但欧阳英认为洛霞心有不甘,始终是个隐患,劝升平多留个心眼。两人决定为洛霞选夫,但洛霞坚决不从。欧阳英擅自带洛霞出城,不料途中洛霞跳江生死未卜。郭暧得知此事,大发雷霆,誓要找回洛霞。却不想洛霞已被晋王派人救回大业寺。修文偶遇一老尼,惊悉自己并非晋王亲生之子,千方查询,发现自己竟是妓女所生,自卑之心使他仇恨由生。
  第三十集
  郭暧不务正业,每日在江边寻找洛霞,令升平感到洛霞在郭暧心中的地位无人可替,大为伤心。科考在即,修文意外得到考题,为求功名,他选择了作弊。修文进入三甲,其风雅之词正好迎合皇上的口味,被钦点为状元。原来一切都是晋王在背后操控。晋王一边令修文进入朝廷,分化郭家势力;一边打算把洛霞献给皇上,帮助自己篡夺皇位。但洛霞誓死不肯,拉扯中误伤了晋王,修文想到自己一直被晋王利用,想到自己将来也会被灭口,怒从心起,杀了晋王。修文受利益诱惑,决定接手晋王的计划,他谎称自己大义灭亲,赢得众人信任,顺利取代晋王之位,另一边命魏道德继续谋反计划。而郭暧得知洛霞下落后的失态,也使升平更为伤心。
  第三十一集
  修文的谋反计划在暗中全面展开,他一边令魏道德继续收买节度使和宫中宦官扩大势力。一边说服洛霞进宫服侍皇上,既迷惑了皇上,扰乱朝纲;又挑拨升平郭暧的关系,进而减弱郭家势力,以便完成自己的阴谋。为夺回欧阳英,他更暗使手段把秦风调离京城,驻守边关。一切都相当顺利。而洛霞进宫深得圣宠,顺利成为洛妃,利用中毒事件轻松把宝贵妃打入冷宫。她在郭暧面前博取同情,更令升平与郭暧相互误会,激化矛盾,使两人关系日趋恶化。郭子仪大寿之日,郭暧在宴会处焦急地等着升平,而升平在前往拜寿途中,收到一封匿名信,以告知洛霞的阴谋为饵,骗升平前去赴约,升平上当,打算在拜寿之前先去赴这个匿名之约。
  第三十二集
  太白楼,郭暧以为升平因为闹别扭,存心不来拜寿,让自己难堪,令亲友笑话,自己喝着闷酒,万分懊恼地独自拜寿。等升平气喘吁吁赶到时,寿宴已经结束了。升平回到府中,郭暧乘着酒胆,怒斥升平,不仅口出忤逆之言,更醉打金枝。升平跑回宫中,向祥公公诉苦,祥公公好言相劝,让公主不要把夫妻间的事闹大了。不想这些被路过的安公公听到。修文得知此事,觉得除掉郭家的时机终于到了。派人大肆宣扬,皇上听说郭暧不仅醉打金枝,更口出狂言,欺君犯上,怒贬郭家戍守皇陵,将郭暧重打三十,贬为庶民,终身为夜香郎。
  修文一边与郭暧兄弟相护,一边将尚武堂收为己用。升平为救郭暧向皇上求情,但在洛霞的挑拨下皇上却要她休夫,升平宁愿放弃公主身份,出宫追随郭暧。郭子仪预感到此事背后隐藏的危机,在临行前告戒郭暧务必忍耐。
  第三十三集
  升平苦苦追随郭暧,郭暧被她真情感动,夫妻俩和好如初,共同面对苦难。修文清除了皇上的左膀右臂后,让洛霞给皇上服用五石散,令皇上精神涣散,时醒时疯。升平得知父皇得了怪病,请欧阳英帮忙暗中调查。欧阳英刚查出线索,就被修文软禁,她不敢相信善良的修文会变成这样,苦劝他尽早回头,修文却已泥足深陷,无法自拔。他告诉欧阳英一个惊人的秘密:自己是皇上与妓女一夜风流留下的私生子,篡位只是拿回原本属于他的一切。洛霞发现自己怀了皇上的骨肉,不忍再欺骗皇上,她设计逐宝贵妃出宫,通知郭暧一切事情都是修文所指使的。修文发现洛霞背叛了自己,提早向皇上摊牌,以众人性命逼皇上册立他为太子,皇上无奈地在诏书上盖上玉玺。修文逼升平郭暧进宫参加册立太子大典,以粉饰太平。
  第三十四集
  郭暧和升平虽知皇宫之行凶多吉少,决心共赴黄泉。太子大典在即,文令魏道德一边派人刺杀郭子仪和秦风,边召集各节度使率兵进京逼宫。立太子仪式顺利完成。文感到胜券在握,毒酒给郭暧升平,人情意绵绵地喝下毒酒,丝毫没有毒发的反应。正在修文纳闷之时,郭子仪秦风欧阳英与皇上率兵将其包围,原来魏道德早被郭子仪收服,一切只是一场戏。修文狗急跳墙,杀了魏道德,挟持升平,欲杀皇上,混乱中,修文被郭子仪诛杀,升平却头部受伤昏死过去。一切恢复平静,众人得赏,洛霞自请生下孩子后,出家为尼常伴青灯。只有升平一直昏迷不醒。郭暧想尽一切办法,自研医书,意外地令升平苏醒来,但她却失去了记忆。太医说要找最令公主难忘的事来刺激她的记忆,众人决定,由郭暧重新演绎一遍醉打金枝,来唤醒公主。
这几天一直在看,记下了几段台词.

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我就对你产生了爱慕。
这几个月来,我们朝夕相处,共同患难,

你对我的关心 我

你误会了

我误会了?

我关心你是因为我当你是朋友,和男女之情无关。

但是我对你是真心一片,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从这一刻开始。

除非你嫌弃我。

你是,我怎么会嫌弃你呢。只不过

只不过我有很多缺点,没关系呀,我都可以为你改。

不是的。我心里已经有人了。
 

男女之情,岂能尽如人意。
人家喜欢你,你不能接受
你喜欢人家,人家却未必喜欢你


因为公主心中所爱就是你
其实我非常羡慕你
虽然没有经过大风大浪 刻骨相思 但却都深爱着对方
爱情是来得这么自然
表面平淡如水 其实细水长流

一点一滴的爱意
溶入在取笑捉弄
追逐打闹之中
虽没有砰然心动的感觉
却别有温馨浪漫
这样的爱情不是最完善的吗

也许为了期待自己也能有一份这样刻骨铭心的爱情,所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