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10

户籍制度寿终正寝、居民身份证取而代之?(转自央视论坛)

转自 http://bbs.cctv.com/archiver/tid-14375767.html
户籍制度寿终正寝、居民身份证取而代之?
居民身份证取代户口登记制度是户籍改革必然
2010年3月1日,13家媒体呼吁加速户籍改革,废除《户口登记条例》,逐步以人口信息登记制度取代现行僵化的户籍制度,直至最终将其彻底消除!
笔者认为,现有的《居民身份证法》建立起来全国居民身份信息系统完全可以代替“户口登记”管理制度。居民身份证取代“户口本”,废除《户口登记条例》已经水到渠成!通过建立“公共的居民身份信息系统”取代现有的城乡户口分类登记管理制度,消除公民身份户籍不平等。这个“居民身份信息系统”主要包括:公民年龄、性别、居住状况、教育状况、就业、婚姻家庭等。
居民异地迁徙流动只需在身份信息系统记录备查就行了。把与身份信息捆绑的计划生育、社会保障等经济社会管理内容与公民身份信息相剥离。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由于种种原因我国实现的城乡“二元制”户籍分类管理制度造成了公民身份的实际不平等,并由此衍生了不同地区公民身份、城乡居民身份的不对等。人员流动过程中的“暂住证”管理制度和户籍迁徙制度是公民身份差别化的典型代表。由于公民户籍身份差别引发的就业歧视和政治经济、社会地位不平等严重影响了社会和谐。关于户籍制度改革的讨论已经很久了,然而迟迟没有根本突破。为何户籍制度改革如此艰难呢?
中国城乡分类户籍制度之所以存在就在于城乡居民有着不同的社会政治经济权利。当然文化差距也很大。城市居民较多的享有国家公共财政,而农民没有。最近几年在国家增加农民收入的政策指导下,贯彻了让公共财政覆盖农村的措施。城市的居民基于身份享有劳动就业和社会保障方面的先天优势,在医疗、升学等方面明显由于农民。城市居民的生活质量和文化消费明显高于农村,这些都是由于城乡分类户籍制度下财政差别对待造成的。
表面上农民可以种地发展农业经济。但是,耕地的不断减少和农产品价格的低廉是农民和城市居民的身份地位差距悬殊。公民户籍身份不平等的根源就在于城乡居民的政治经济地位不平等,这就是户籍制度改革的最大障碍。城市居民的身份地位优势是现实的既得利益,消除城乡分类户籍制度就要解决好“利益”的平衡。这仅仅是户籍改革首要难题之一。
其次,公民的身份往往和国家的计划生育政策相联系,这也是户籍制度改革的一大难题。一旦消除城乡分类户籍制度,公民凭身份证可以自由的迁徙就业,也就意味着计划生育工作面临不确定的状况。一个成年男女或已婚家庭到处流动,计划生育怎么办?这势必造成计划生育工作一时难以适应,人口控制面临巨大挑战。
再者,公民的身份还和教育、婚姻、劳动就业、社会保障等具有关联性,这使得我们的公民身份信息带着沉重的包袱。现有的行政管理体制,以行政区域内的常住人口登记为管理服务对象,教育、婚姻、劳动就业、社会保障等以此展开。要想破除户籍身份的差距,实现公民身份不分区域的流动,首先要解决好现有的以行政区域为主导的行政管理服务体制。
由此可以看出,一个简单的公民身份信息演变成为户籍管理制度之后,公民的身份不仅仅使一个人的身份信息问题,而是复杂的社会管理集合体。一纸法律取消“户籍制度”容易,建立“迁徙自由”的法律规范也不难。问题是当公民凭身份证自由迁徙就业或生活时,与公民身份密切相关的生存和发展问题如何解决?另一方面,如果我们一直考虑到与公民身份相关的教育、婚姻、计划生育、劳动就业、社会保障等复杂问题,现有的分类户籍制度就根本无法推进。难道就任由这种公民身份地位不平等的局面永远持续下去?
围绕着户籍制度改革争论很激烈,一些人主张保留城乡二元机构的户籍制度,担忧取消户籍制度会造成城市管理失控。实际上这个问题已经是没有必要讨论的。从宪法确立的人人平等的原则来看,我国的户籍制度原本就造成公民权利和地位不平等,是明显的违反宪法规定的人人平等原则的。由于我国缺少违宪审查的专门程序和法律,一直没有机构或个人对这个问题做出实质性的审查和纠正。
之所以一些人坚持户籍制度的存在,是因为这部分人是户籍制度受益人。或者是没有站在人人法律平等的立场来考虑问题。户籍制度改革的关键是取消户籍制度,实行居民身份证管理制度。
居民身份证制度全面取代户籍登记管理制度的忧虑在于:
一、担忧取消户籍制度会造成大量的农民拥进大城市,造成城市就业和公共设施服务和供应跟不上,治安混乱。咋看之下觉得他们是说得很实际很有道理,其实仔细分析就知道这是非常浅显的主观设想和推论。自然界生存有个永恒的法则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如果说城市里没有生存空间和机会,或者说是一个人到一个城市一段时间后无法生存,他是难以长期呆下去。
今天很多人年轻人都有到各个城市打工漂流的经历。他们为什么没有在那里长期呆下去呢?有知识有能力的人尚且如此。何况是农民?况且离家创业谋生计是需要勇气和胆识的。敢肯定的是农民在城市一星期、最多一个月没事干,肯定走人。还有全国的经济发展均衡的话,很多城市都可以去,不会存在所有农民都集中在几个城市的。而经济发展不均衡,大城市的生活成本本身对农民或低收入者是一种震慑。这些都是被这些年流动人口实践证明了的事实。而取消名存实亡的户籍制度实际上是为了更好的保护这些流动人口的合法权利和地位。
二、担忧取消户籍制度后社会保障制度面临挑战,现有的城乡二元经济结构存续时间太长城乡居民在社会保障方面没有统一,、。这个理由更站不住脚的。我们的社会保障制度存在的问题和缺陷很多。就现有的城市劳动人口而言,参保人数才2亿多。这只能从我们国家的社会保险制度完善去解决了。这个问题不应当和户籍制度挂钩。人人平等、公平正义是社会发展的最终目标。
三、担忧大量的人口拥进城市将造成城市教育资源紧张,流动人口中的家庭子女教育和成人继续教育问题会是城市现有的教育设施无法保证。我们的教育问题已经是存在众多的问题了。但这个问题不能够和公民的户籍制度相联系。每个公民享有受教育权利是公民的基本权利更是义务。农村的孩子更需要教育保护。一个城市就能容纳多少人口不是人为政策限制所能决定的。
四、取消户籍制度后,担忧城市人口可以向农村迁移。城市的富人到农村大量占用土地进行工业建设、会造成土地资源浪费。正像不可能所有的农民都进城一样。取消户籍制度,意味着农民的这个概念的消失,不再有农民这个劣势法律地位群体的存在。以前的农民不再自卑,这样很多人将不再向往城市流动。而城市人口由于不了解农村农业生产经营状况不敢轻易到农村去。等到城乡经济逐步发展一体化时,城乡的社会生产劳动都是劳动者的就业岗位,不存在城市人口到农村无业可从的情况。这样看来,坚持户籍制度保留是没有必要的了。
户籍制度改革有难度,牵涉利益面广是客观事实。但,不能由此说这项事关公民基本权益的事业就不推进。要想迅速的解决问题,只有把纷繁复杂的社会问题简单化才是解决一切复杂社会矛盾的最有效方法。要抓住社会主要矛盾中的核心矛盾,实现重点突破,这样户籍制度改革就简单多了。
我们首先要明白户籍制度改革是解决公民身份地位不平等的基本法律权益问题,不是解决社会保障、计划生育、纳税或者治安问题。其他问题和公民身份有关,但不是公民身份信息能解决得了的。任何把公民身份信息赋予其他社会管理职能的做法只能加剧户籍改革的难度,阻碍公民身份平等和迁徙自由的实现。
公安机关总是以“治安管理”为借口推行“暂住证”管理。流动人口因为一个小小的“暂住证”,被收取了很多说不清楚的“费用”,而且在就业等各个方面还受到非当地居民的歧视待遇。为什么?如果户籍制度不存在了,没有流动人员的管理“费用”,谁还会说“治安管理”难题呢?没有户籍制度,社会就不管理了?
“治安管理”不是限制公民身份的充分理由。社会保障和教育就业、计划生育、纳税等更不是限制公民身份平等的合法依据和借口。相关的社会管理是政府职能部门的工作,户籍制度不存在了,职能部门如何为公民自由迁徙搞好服务是政府要积极考虑的。为民服务是行政机关的责任,不能总有“管制”人们流动的思想。
以公民身份信息系统为轴心,消除城乡分类户籍制度,简化公民身份证过多的其他功能,立法确立公民迁徙自由的法律制度,全面落实“法律面前人人” 平等的公民权利,户籍制度改革就可以迅速完成。至于“治安管理”可以依据公民身份证与公民身份信息系统联网实现不同地域的随时监控管理,消除任何形式的 “暂住”或“居住”制度。社会保障也可以依靠“公民身份信息系统”联网建立全国统一的个人服务系统;计划生育和其他依此类推。
这里需要强调的是“居民信息系统”仅仅是个人的出生、性别、教育、民族、婚姻、家庭等个人信息。至于社会保障和其他的社会管理信息则由其他职能部门依据联网信息自行建立。任何公民可以凭一张身份证畅通国内无阻。居民异地工作、学习、创业等流动,只需要在当地居民身份证公共管理系统输入信息登记备查就行了。政府相关部门则要围绕保障公民平等的政治经济文化权利开展全面的服务工作。由此我们可以说户籍制度改革原本就是简单的事情。
《宪法》在公民权利和义务第三十三条明确规定: 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人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任何公民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同时必须履行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义务。
户籍制度改革的最终结果是全面废除《户口登记条例》,实施“居民身分证信息管理制度”!凡是中国公民均有统一的居民身份证明。每个公民不论出生于何时何地,法律地位平等。在经济生产过程中人们的自然流动和经营活动中,流动人员不再受到各种由于户籍身份表面特征而带来的不公正待遇和歧视。全社会的法治文明普遍提高。


[社论]请两会代表委员关注并敦促户籍制度改革
类别:时事评论  作者:南都社论  
 发布时间:2010-03-01 00:00 手机看新闻 编辑此文
版次:AA02 版名:社论 稿源:南方都市报 全国订报

摘要:中国《宪法》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迁徙自由是人权和人身自由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这是宪法赋予国民的基本权利。然而,现行的户籍政策却事实造成了城市居民与农民、城市居民之间地位的不平等,制约了中国公民的自由迁徙,明显与《宪法》相违背。

    中国有受户籍制度之苦久矣!我们崇信人生而自由,人生而拥有自由迁徙之权利!然此诞生于计划经济时代、不合时宜地存在数十年之久之弊政至今仍时时困扰着我广大民众,已到非革新不足以平息民怨,非革新不足以与时俱进之境地。为此,值全国两会召开之际,我们,全国1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的13家报纸发表共同社论,提请两会代表与委员们,善用你们手中的权力,加快户籍改革进度,逐步以人口信息登记制度取代现行僵化的户籍制度,直至最终将其彻底消除!

    中国《宪法》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迁徙自由是人权和人身自由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这是宪法赋予国民的基本权利。然而,现行的户籍政策却事实造成了城市居民与农民、城市居民之间地位的不平等,制约了中国公民的自由迁徙,明显与《宪法》相违背。我们都知道,一切法律、行政法规和地方性法规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这是加速目前户籍制度改革的法理基础。

    户籍制度分割了城市和乡村。“农民工”是对那些户籍在农村而身在城市打工的人群的特定称谓,最早的一代农民工,为城市的发展付出了自己的劳动,可是,他们的下一代仍然没有办法解决身份认同,他们的子女仍然背负着上一代的困惑,他们生活的城市仍然无法接纳他们,这才有了80后、90后农民工的称谓。我们要问,这样的隔离究竟还要持续几代人?

    即便在城市中,户籍制度也分割了城市的居民。在同一座城市中,尽管我们与其他人一样为这座城市的建设奋斗多年,我们与其他人一样纳税,但没有户口让我们无法像其他人一样享受平等的就业机会,享受同等的医疗、教育、养老等社会保障。因此,夫妻被迫两地分居,年老的父母无法与子女团聚,孩子无法获得良好教育。我们要问,这样的隔离究竟还要持续几代人?

    户籍制度还是滋生腐败的温床。正因其稀缺,在很多城市户口成了被买卖的对象。有权者可以以此寻租,地产商可以以此为销售的工具,而千万的弱势群体要么付出金钱的代价,要么望洋兴叹地面对种种不公的待遇。我们要问,这样的不平等究竟还要持续几代人?

    温家宝总理不久前就明确表示,中央已经决定稳妥地推进户籍制度改革。而包括上海、深圳、广州等全国数十个城市都已经出台户籍改革的措施。在这些城市,居住证正在逐步取代暂住证,持证者将可享受与当地居民相同的社保、医疗服务、教育等公共服务。在一些城市中,农民工也正陆续被城市所接纳,他们迎来了迟到的尊严。

    同时,国家正在加快建立全国统一的社会保障社会化服务体系,实现社会保障关系跨地区转移接续。建立个人终身社会保障号,并尽快实现全国联网,这为现行户籍制度改革的加速奠定了基础。

    这些变化固然可喜,但在更多的地方,我们仍然失望地看到户籍这一无形而又沉重的枷锁,困住无数疲于奔命的人们。我们深知户籍政策之盘根错节,改革细节之错综复杂,然而我们更无法漠视那些已经、正在以及仍将因此政策而受挫、受苦的人们。对于他们,等待改革的迫切让每一分钟的等待都显得非常漫长。

    市场经济是由市场配置资源的自由经济,人的流动是市场经济题中应有之义。我们在欣喜地看到中国经济的飞速成长的同时,我们也要警醒经济结构的转型已经迫在眉睫。人口红利正在消失,自然资源也非源源不绝,中国经济下一轮成长的动力已经更多地指向内部结构的调整与资源使用效率的优化,而非粗放式的外沿扩张。户籍制度的改革不仅利于民生,更能加速中国的城镇化进程,为中国经济注入更多的活力。更重要的是,户籍制度的改革将能帮助确立中国以人为本的价值理念,成为中国社会各阶层均衡进步、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石。

    为此,我们呼吁全国两会代表,运用你们手中人民赋予的权力,敦促有关部委尽快废除 1958年颁布的《户口登记条例》,加快户籍制度改革进度,逐步以人口信息登记制度取代现行僵化的户籍制度,直至最终将其彻底消除。

    我们希望,我万千国民,地无分南北,人不分城乡,都拥有同样的就业、医疗、养老、受教育、自由迁徙的权利。我们希望,僵化的户籍制度,能终于我们这一代人,让下一代人真正享有自由、民主、平等的宪法赋予之神圣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