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05

在China.com上发现一个明显的常识错误

http://tech.china.com/zh_cn/netschool/homepage/skill/605/20010919/10109820.html

 网页色彩搭配的设计艺术(1)
大众网络报     2001-09-19 15:04:34

  
  打开一个网站,给用户留下第一印象的既不是网站丰富的内容,也不是网站合理的版面布局,而是网站的色彩。色彩对人的视觉效果非常明显,一个网站设计成功与否,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设计者对色彩的运用和搭配。因为网页设计属于一种平面效果设计,在排除立体图形、动画效果之外,在平面图上,色彩的冲击力是最强的,它很容易给用户留下深刻的印象。因此,在设计网页时,我们必须要高度重视色彩的搭配。
  
  
   一、色彩的基础知识
  
  色彩五颜六色、千变万化,我们平时所看到的白色光,经过分析在色带上可以看到,它事实上包括红、橙、黄、绿、青、蓝、紫等七色,各颜色间自然过渡。其中,红、黄、蓝是三原色,三原色通过不同比例的混合可以得到各种颜色。色彩有冷暖色之分,冷色(如蓝色)给人的感觉是安静、冰冷;而暖色(如红色)给人的感觉是热烈、火热。冷暖色的巧妙运用可以让网站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色彩与人的心理感觉和情绪也有一定的关系,利用这一点可以在设计网页时形成自己独特的色彩效果,给浏览者留下深刻的印象。一般情况下,各种色彩给人的感觉是:
  
   红色代表热情、活泼、热闹、温暖、幸福、吉祥
  
   橙色代表光明、华丽、兴奋、甜蜜、快乐
  
   黄色代表明朗、愉快、高贵、希望
  
   绿色代表新鲜、平静、和平、柔和、安逸、青春
  
   蓝色代表深远、永恒、沉静、理智、诚实、寒冷
  
   紫色代表优雅、高贵、魅力、自傲
  
   白色代表纯洁、纯真、朴素、神圣、明快
  
   灰色代表忧郁、消极、谦虚、平凡、沉默、中庸、寂寞
  
   黑色代表崇高、坚实、严肃、刚健、粗莽
  
   二、色彩搭配的原则
  
   色彩搭配既是一项技术性工作,同时它也是一项艺术性很强的工作,因此,设计者在设计网页时除了考虑网站本身的特点外,还要遵循一定的艺术规律,从而设计出色彩鲜明、性格独特的网站。
  
   1.特色鲜明
  
   一个网站的用色必须要有自己独特的风格,这样才能显得个性鲜明,给浏览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2.搭配合理
  
   网页设计虽然属于平面设计的范畴,但它又与其它平面设计不同,它在遵从艺术规律的同时,还考虑人的生理特点,色彩搭配一定要合理,给人一种和谐、愉快的感觉,避免采用纯度很高的单一色彩,这样容易造成视觉疲劳。 
 3.讲究艺术性
  
   网站设计也是一种艺术活动,因此它必须遵循艺术规律,在考虑到网站本身特点的同时,按照内容决定形式的原则,大胆进行艺术创新,设计出既符合网站要求,又有一定艺术特色的网站。
  
   三、色彩搭配要注意的问题
  
   1.使用单色
  
   尽管网站设计要避免采用单一色彩,以免产生单调的感觉,但通过调整色彩的饱和度和透明度也可以产生变化,使网站避免单调。
  
   2.使用邻近色
  
   所谓邻近色,就是在色带上相邻近的颜色,例如绿色和蓝色,红色和黄色就互为邻近色。采用邻近色设计网页可以使网页避免色彩杂乱,易于达到页面的和谐统一。
  
   3.使用对比色
  
   对比色可以突出重点,产生了强烈的视觉效果,通过合理使用对比色能够使网站特色鲜明、重点突出。在设计时一般以一种颜色为主色调,对比色作为点缀,可以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
  
   4.黑色的使用
  
   黑色是一种特殊的颜色,如果使用恰当,设计合理,往往产生很强烈的艺术效果,黑色一般用来作背景色,与其它纯度色彩搭配使用。
  
   5.背景色的使用
  
   背景色一般采用素淡清雅的色彩,避免采用花纹复杂的图片和纯度很高的色彩作为背景色,同时背景色要与文字的色彩对比强烈一些。
  
   6.色彩的数量
  
   一般初学者在设计网页时往往使用多种颜色,使网页变得很“花”,缺乏统一和协调,表面上看起来很花哨,但缺乏内在的美感。事实上,网站用色并不是越多越好,一般控制在三种色彩以内,通过调整色彩的各种属性来产生变化。

文中提到”红、黄、蓝是三原色”,RGB怎么成了红黄蓝了, CMY(洋红、青、黄)也对不上啊。

MSN SPACES 上搬过来了

昨天在msn上帖一篇《 为我守住第2次贞操读后感》的文章,总是说有非法词语,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找出究竟是什么词。这可气坏了,想想以后看到什么好东西想留点东西都不行。索性忙了一晚上把上面的东西般到这里来了。通过修改数据库还有点差误,不过也不影响阅读了。
都是备案惹的事。BS

程益中获世界新闻自由奖答谢词

程益中获世界新闻自由奖答谢词
在恐怖和谎言中坚持常识
首先,我要衷心感谢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给我颁发2005年度吉列尔莫.卡诺.伊萨萨世界新闻自由奖。感谢教科文组织执行局和2005年度世界新闻自由奖国际评判委员会。在风雨如晦、万马齐喑的时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这一义举,无疑是雪中送炭,对推动中国政治文明进步和人权状况改善意义重大。对于不能到达喀尔领奖,我感到非常遗憾和抱歉。感谢教科文组织执行局同意我委托世界报业协会领奖并宣读答谢词。
借此机会,我还要感谢世界报业协会,感谢记者无国界组织,感谢保护记者委员会,感谢悲愤而沉默的本国行业组织。感谢亚洲周刊和凤凰卫视,感谢华盛顿邮报和纽约时报,感谢美国之音和英国广播公司,感谢美联社和法新社。感谢邱立本先生,杨锦麟先生,何亮亮先生,安.库珀女士,卡维.崇基塔沃先生,比奇女士,布鲁塞尔先生。尤其要感谢正直又可爱的胡舒立女士及其领导的财经杂志:作为中国内地唯一按照独立公正原则报道“南方都市报案”的媒体,北京的财经杂志用底线书写了当今中国的新闻奇迹。
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我要感谢挺身而出、拍案而起的中共元老任仲夷先生和吴南生先生、林若先生、胡绩伟先生、杜导正先生、刘陶先生。感谢仗义执言、两肋插刀的中国法律界、知识界、传媒界和文化界知名人士:许志永先生、江平先生、茅于轼先生、刘晓波先生、贺卫方先生、陈兴良先生、顾则徐先生、萧瀚先生、胡星斗先生、季卫东先生、王健民先生、张星水先生、张思之先生、杨支柱先生、傅国涌先生、王小山先生、陈峰先生、王克勤先生、昝爱宗先生、胡小同先生、沈浩波先生、尹丽川女士、李健先生、赵岩先生、展江先生、樊崇义先生、许兰亭先生、储槐植先生、梁根林先生、曲新久先生、盛洪先生。你们也是受难者,同时更是拯救者。请大会原谅我这份冗长的致谢名单。实际上这个名单还更长,恕我不能继续逐一列明。
感谢欲哭无泪的亲朋好友和南方都市报、新京报及南方体育所有的同人!去年的这个时候,恐怖无所不在,谎言无所不在,你们坚强而微弱的呐喊所向披靡,吹倒了重重黑幕和巍巍高墙。我还必须感谢那些系铃之后又解铃的政客,如果没有你们的猖狂和愚蠢,我不会得到这个荣誉,而更大范围的冤案也必将以更煞有介事的方式继续下去——在一个法制不健全的社会,什么样的冤案都是办得成的,而且冤案总是显得郑重其事和格外完美。我更要感谢我的战友和难友喻华峰先生、李民英先生,你们的苦难是整个中国的耻辱。美国前总统肯尼迪1963年在柏林墙边的著名演讲中曾说:“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的人都不自由。”亲爱的喻华峰先生、李民英先生,请你们分享这个时刻!无论在狱中还是狱外,我们其实都在受难,我们永远都是恶性制度的囚徒。对我来说,外面无非是一座更大的监狱,一个“没有天空的都市”。我现在拥有的小康生活,其实是一间丰衣足食的猪圈。
最后,我要特别感谢我的妻子陈君英女士!在黑云压城、大难临头之际,你的镇定、坚强和友善让人吃惊。当8岁的儿子问你:“我爸爸到哪里去了?”,当80岁的母亲问你:“我儿子哪里去了?”你微笑着说:“他出国考察了。那里很自由,是一个美丽世界。”在窃听和监视的鬼影每时每刻笼罩着我们的日常生活,在我被非法秘密拘捕关押的160个日日夜夜,在连续两次抄家的惨剧发生之后,在司法当局非法冻结了全家所有的生活资料之后,你还照常送儿子去上钢琴课。琴声悠扬,而物是人非,母亲来电说刚刚被噩梦惊醒,儿子却正陶醉在美丽世界。
美丽世界!是的,我们需要一个美丽世界。
猪圈不是美丽世界,哪怕是丰衣足食的猪圈。人不应生活在对人权、人道、人性和人味都充满敌意的境遇之中。人必须恢复对人类的认同。
用常识为武器,我们必将摧毁恐怖和谎言编织的梦魇。不要和常识作对。不要和良心作对。警惕卑鄙无耻的政客用真理的名义打击真相,以政治正确之名泻一己之愤谋一己之利。我们要分享各自的人生经验,分享人类文明的成果。
对于我们来说,当务之急是扩大公众知情权、提高政治能见度。这是中国新闻从业人员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无权势者的力量”。作为新闻从业人员,你有不说话的权力,但没有讲假话的权力。讲真话不是新闻从业人员的最高准则,而是底线。然而极其可悲,现在这是一条高压线。
所有的问题就是,我们在恐怖和谎言中迷失已久。恐怖无处不在,谎言无处不在——我们在自欺欺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回望过去,我们一定会为这个疯狂和荒谬的岁月感到不可思议。如果对盛行的邪恶习以为常,那么我们就是迫害我们自己的同谋。北岛的诗说:“我们不是无辜的。早已和镜子中的历史,成为同谋。”
请我们从现在起就要对这样的局面感到可耻!
借此机会,我呼吁:让真话回到我们的生活,就像让大地回到我们的脚下!
哈维尔1975年在《给捷克总统暨共产党总书记胡萨克的公开信》中说过这样的话:“如果生命不能被永远消灭,则历史同样也不能被完全阻止。在惯性和假象的深层底下,一条秘密的小河仍在慢慢流淌,缓慢而不为人注意的在侵蚀这深层:这可能是一个很长的过程,但终有一天它会发生:那深层会开始断裂。”
——这也肯定会是我们的未来。
(2005年4月28日于中国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