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dscao

2017清明假期——万时山穿越+热水镇温泉+石塘双峰寨

好久没活动了,过年期间开始关注房子的事情,什么也没办成,结果弄得人憔悴,全是伤心泪,索性退一步再说。该好好工作就好好工作,能玩就玩。先安排了五一活动,清明假还没打算,最后几天终于确定假期时间是4月3-4日,一位朋友正好问有什么线路可以了出去活动,她要带他的朋友一起。考虑到强度及时间,最终参加了走吧户外阳光的万时山活动。阳光也是认识多年,只是一起活动不多。

每个领队的风格和活动方式都会有所不同,阳光是非常爱笑的一个人,每人见到他,或者与谁说话都是笑容满面的。

Continue reading →

《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常艳衣俊卿爱恨纠葛(全文转载)

几点说明
其一,本文不是小说,是自己的亲身经历,以第一人称叙述;但各位看客可以把它看作一个“多情”之人写的小说,没有关系,我不在乎看客对我的评价。
其二,如是自己的主观感受,我会在文字上予以注明,否则都是对真实情况的一种再现;您可以质疑事件的真实性,但我有保留尽量客观、真实陈述事实的权利。
其三,本文爆出丑闻,便有承受各种不良后果、法律责任及社会效应的心理准备,涉及事件的当事人愿意起诉我的,我在等待官司及人身攻击。

Continue reading →

工作、职业和事业的区别


工作
:是一种上班过程。

在这过程中,上班族比较关心的是:上班途中的路离家近一点,上班时所做的事情少一点,上班后所拿的工资多一点(即:三点期望)。只要做到能养家糊口就算完成任务,没有其他需求,没有长短期的规划,没有定期的自我反省等。

职业:也是一种上班过程。

在这过程中,职业人需要考虑的是职业是否符合自己的性格、气质、能力、意识、价值观、爱好和专业等个人资源需求。在寻找工作时,他(她)会不管路途有多遥远,不管上班事情有多多,也不管工资收入有多少,只要适合他(她)的就会去干。他(她)考虑的是长期职业发展,也许目前收入不高,但是一旦职业得到了发展,应该讲薪资不成问题。

事业:不仅仅是上班过程,还可能是包括他(她)的人生过程。在寻找工作时,他(她)会不管路途有再遥远,不管上班事情再多,也不管工资收入再少,只要他(她)喜欢,就会去从事。
是由职业人自己确定的人生目标和理想,并不惜一切个人资源和努力为之奋斗,包括自己的人生。
简单地讲,“工作”只需要出力就行;“职业”除了出力还要出汗;而“事业”除了出力出汗外还有可能需要出血(简称“三出”)。出力出汗是有回报的,出血不一定有回报,有一句话叫血本无归,但是他(她)已经将事业作为终身目标和理想,不在乎回报,唯一的企图是获得社会的承认和完成自己的个人理想。也就是从工作过度到职业,从职业过度到事业,其和钱的关系越来越弱。

比如:白求恩大夫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帮助中国人民抗战,路途远吗?很远:不远万里;事情多吗?很多:每天工作14小时以上;收入高吗?很低:几乎没有,而且在给聂嵘臻将军的遗书中请求将军要一点钱转给他的妻子。显然他干的是事业,不是职业,更不是工作,是去完成他的反法西斯战争的理想。

关于事业的问题由于很少有人涉及到,这是职业人的最高境界,所以不作为本文讨论的主要话题,其实职业发展到一定的高度也自然成为事业;同样关于工作的话题也不是本文所讨论的内容,因为仅仅达到工作的境界不是件难事。

从上面金字塔图示可以看到,从事工作的人士占上班族的大部分,从事职业的人士要少很多,从事事业的人士则少之又少。这说明能成功地达到事业境界的人士是不多的,这是正常的,但你还是要为之努力和奋斗,因为人生苦短,生命只有一次,不能悔之。

人都要会在这个世界上出生和离去,没有一个人在临死之前会为了这辈子少买一套房和少攒一百万而后悔,但是你会为这辈子找错了职业而后悔,枉费此生。

愛是什麼

愛是什麼?

爱就是让对方更好。

“对方”的范围和“好”的标准决定了爱的层次和境界。

友情之爱、亲情之爱、男女之爱,天下苍生、普渡人生之大爱。

 

[转]王国维的人生三重境界

“第一境界”原出自晏殊的《蝶恋花》:“槛菊愁烟兰泣露,罗幕轻寒,燕子双飞去。明月不谙离恨苦,斜光到晓穿朱户。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王国维以这句话形容学海无涯,只有勇于登高远望者才能寻找到自己要达到的目标,只有不畏怕孤独寂寞,才能探索有成。

“第二境界”两句原出自柳永的《凤栖梧》:“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王国维以这句话比喻为了寻求真理或者追求自己的理想,废寝忘食、夜以继日,就是累瘦了也不觉得后悔。

“第三境界”原出自辛弃疾的《青玉案》:“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它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王国维用这句话比喻经过长期的努力奋斗而无所收获,正值困惑难以解脱之际,突然获得成功的心情。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乃恍然间由失望到愿望达成的欣喜。

王国维,字静安,号观堂,是一位通才,不仅跨越古今而成名,也是中西文化而自铸伟辞的一代国学大师。王国维之学所涉及文、史、哲、甲骨学、经学、文字学、美学等,真可谓全才,配得上“国学大师”之名号。在其短暂的一生中,著作颇丰。他能横穿词海纵跨年代把先人的词解到如此境界,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细细品味,真的为这三境地折服和感叹。若非曾经“独上高楼”远望“天涯路”,又怎能“为伊憔悴”而“衣带渐宽”呢?如非“终不悔”地苦苦追索,又怎能见得“灯火阑珊处”的美景呢?

今人常用这“三重境界”来解析爱情离合、仕途升迁、财运得失等等。大师的阐释与这俗世的轮回的确是不谋而和的。洞悉人生,爱情也罢,仕途也罢,财运也罢,所有成功的个案无非都是经历着三个过程:有了目标,欲追求之;追求的过程中有所羁绊,坚持不放弃;成败关键一刻,挺过来了,喜获丰收。而所有失败的个案大都是败在第二个环节上了。

笔者认为,凡人都可以从容地做到第二境界,但要想逾越它却不是那么简单。成功人士果敢坚忍,不屈不挠,造就了他们不同于凡人的成功。他们逾越的不仅仅是人生的境界,更是他们自我的极限。成功后回望来路的人,才会明白另解这三重境界的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